2014年08月

驿铺之设



  宁国驿道高淳境内固城蒋山村一段(上)、桠溪三甲古驿道(下)    宁国驿道溧水、高淳境内示意图

  南宋淳熙年间(1174~1189),重建七桥驿,改榜名为“迎华堂”。

  根据有关学者研究,宋代溧水县的驿道,是以建康为中心的江南驿道网络的重要组成部分,多沿续自六朝、隋唐以来的古道。其驿站、驿铺布设之繁密超过前代,不仅将道路所经之新兴市镇紧密联结起来,而且为宋代以降南京地区的交通建设奠定了基础,其路线多与后来民国时期新筑的近代公路线大体吻合。宋代驿路用于陆上交通与邮递,两侧栽有树木,并修建排水沟。沿路设驿站和递铺。驿站为官吏专用旅店,以保证军务和政务官员往来之需。递铺为递送政府公文的官邮,凡朝廷命官亦可经驿铺传递家书。驿卒、递卒由士兵担任,其编额根据交通位置和交通量确定。南宋时,驿道驰传最高等级为持皇帝御用的金字牌者,所传送的是有十万火急的朝廷公文。骑兵昼夜兼程,马颈上系有铜铃,各驿铺远闻铃声,立即派骑兵于路口等候,接到公文后立即驰传下一驿铺,其驰传速度每日在500里以上。据《景定建康志》卷十六记载,南宋时期,溧水县废弃漆桥驿(在溧水县南75里)、官塘驿(在溧水县东南25里)、坊墟驿(在溧水县北35里)、淮源驿(在溧水县东北35里)、仪宾驿(在溧水县南110里)、招贤驿(在溧水县南110里)、莆塘驿(在溧水县南25里,《至正金陵新志》作“蒲塘驿”)、白马驿(在溧水县东南40里)、延宾驿(在溧水县西47里)9处旧驿,其中漆桥驿、仪宾驿、招贤驿3处旧驿在今高淳境内。南宋时期溧水县境所设驿站仅有中山驿、七桥驿2处,其中中山驿在溧水县治南30步惠政桥西南(今溧水区境内),始建于五代杨吴顺义年间(921~926),后由知县李彦重建。南唐昇元二年(938),萧俨添置轩廊。南宋建炎年间(1127~1130)焚毁。绍兴八年(1138),溧水知县李朝正重建,鲁察作记。嘉定十五年(1222),史改之重修,添置廊庑。绍定四年(1231),史弥巩重修,来者称便;七桥驿在溧水县南75里,在今高淳境内,因岁久圯坏,仅存故址。淳熙年间重建,榜曰“迎华堂”。南宋建康府境驿道上共设51铺,每铺相去10里,其中位于溧水县者计16铺,属于南路,直抵广德军界顾置铺,与今宁郎公路高淳段走向大体相合。此16铺分别是方墟铺、石头堽铺、乌山铺、齐家店铺、南亭堽铺、南十里铺、蒲塘铺、三角子铺、孔家堽铺、土山铺、罗家林铺、戴公堽铺、漆桥铺、朱家店铺、汤师娘铺、松儿堽铺,其中漆桥铺、朱家店铺、汤师娘铺、松儿堽铺4铺在今高淳境内。此外,各县不通驿道之县路,亦设一些递铺,各铺相距20里,其中溧水县界有县东门铺、茭塘铺、破湖铺3铺,均不在今高淳境内。需要说明的是,关于“七桥驿”之名称,因《景定建康志》同卷所载有漆桥铺,且废驿中亦有漆桥驿,故不知此称“七桥驿”是同音讹误,还是有意为了与同名递铺有所区别。


大事年表

淳熙九年(1182)僧法兴始建安兴乡龙华寺。奏改漆桥市节孝夏氏所居之里为显孝里,坊名显孝坊,以示表彰。

淳熙十年(1183)五月,江东数郡水。六月旱,至于七月,建康等府不雨。十一月,方仲忽到任溧水知县。本年,朝廷旌表节妇余氏所居银林市为节妇里。

淳熙十一年(1184)四月,建康府大霖雨,诏赈恤之,始立养济院。七月,江东水灾。

淳熙十四年(1187)三月初六日,李泳到任溧水知县。

淳熙十五年(1188)四月十六日,张韺到任溧水知县。

淳熙十六年(1189)七月四日,吴友闻到任溧水知县。

淳熙年间(1174~1189)重建七桥驿,改榜名为“迎华堂”。

绍熙元年(1190)十二月至三年八月,杨万里组织壮丁在建康府郊县筑堤修圩。本年,刘宰(字平国)调江宁县尉。

绍熙二年(1191)秋,杨万里巡察溧水南乡孔镇、漆桥等地。

绍熙三年(1192)七月九日,赵善誉到任溧水知县。

绍熙四年(1193)六月,赈江、浙被水贫民。江、浙至八月不雨,赈江东旱灾贫民。

绍熙五年(1194)九月至十月,江南连雨。赈江东水灾,仍免其赋。

庆元元年(1195)七月,陈楠到任溧水知县。十月,邢汝嘉得嗣茅山上清派33代宗师。

庆元三年(1197)九月,赵希琦到任溧水知县。

庆元六年(1200)赈建康府旱灾。

庆元(1195~1200)末年芮国瑞自桠溪西舍村迁居固城湖北岸湖头村。

嘉泰元年(1201)二月初二日,张攀到任溧水知县。

嘉泰二年(1202)春,旱,至于夏、秋,建康府为甚。

嘉泰三年(1203)四月,江南郡邑水害稼。

嘉泰四年(1204)六月初二日,蔡康到任溧水知县。

开禧三年(1207)二月二十三日,张详到任溧水知县。

嘉定元年(1208)五月,江、浙大蝗。本年,淮民大饥,殍死者十之三四,流于江、浙者百万人。僧妙玲扩建永丰圩正觉寺。

 
 

银树道上

宋•董嗣杲

银林驿路雪离披,行迹茫茫自苦悲。

不忍早梅经细雨,却欣折竹压枯篱。

身嫌出陆肩舆破,足涉沿溪口岸迟。

荒店无人尘满釜,岂堪独力任晨炊。

 

禅林寺

明•张苍

云满深林霭满山,平湖遥映说经坛。

丹崖翠壁当窗静,紫蔓黄花对塔闲。

布衲坐看檐日转,松灰拨尽石炉残。

本来真性原无际,肯把身安四大间。